※ 空の軌跡3rd後,莉絲與凱文回去紫苑之家的小故事。

 

 

走往軌跡的路途

 

 

  當他們再次踏入早已生鏽的大門,已經是事件結束的三個星期後,教會與對外聯絡的工作暫時告了段落,走回機場的路上,對方看著他從超市特價買回的大量食材,漫不經心地吐出,回去一趟吧。他停下腳步,一時還反應不過來。回去紫苑之家啊。對方也跟著止住步伐,對上身旁的視線,輕輕笑著重複。

  與身處影之國時找不到破綻的重現不同,跨越長滿青苔的門檻,只能隱約查覺這裡有居住過的痕跡。最初抬頭被禮拜堂的屋頂遮掩的天空,如今缺陷的建築上方剩下沙石散佈而成的遮罩,陽光溫暖地穿透而親吻他的瞳孔,這樣子的目眩感簡直就要奪走他的意識,直到對方的聲音傳入耳內。

  「在那之後,不管怎麼抬頭都能看到這種景色了吧。」對方依循自己的視線,眼中映出那塊只剩下湛藍的天空:「哈哈。平常衣服曬不乾時,就會覺得那個屋頂真礙眼啊。」
  「但是那時候的凱文總是一個人躲在陰暗處。不和大家說話,也讓姐姐很擔心。」
  對方尷尬卻是難以澄清,只好苦笑邊嘆了口氣。他看著對方走近積滿碎石與枯枝的殘破水井旁,指腹逐一貼上就要斷裂的粗糙繩索,似乎是沙沙的,脆弱的觸感,轉個方向便握了上去,好像只要施點力氣,耳畔就會傳來搖晃的水聲。

  他不禁回想起導力器還很陌生的時間點,冬天只能穿著不算保暖的衣物去禮拜堂旁提水。接觸到空氣以及冰水,指尖會逐漸泛白,接著血管的紫會變得些許明顯,若是臨近凍僵的狀態,便會沿著指腹輕微的紅腫起來。但通常同齡或是年長的孩子們都會結伴互助,彼此手牽著手,熱鬧的聲響總能融化冰冷的身軀,聚集成火把般的溫度。

  「莉絲?」

  意識拉了回來。
  對方問他是不是不舒服?他回答沒有。難道是餓了?這也沒有,剛才的三明治很好吃呢。我也這麼覺得......喂!不對吧。就算你留給我這些,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把五分之四都吃完了嗎?抱怨的口氣中參雜更多無可奈何的包容。

  他的嘴角極輕微地揚起,突然的舉動令對方不知所措。他抓起對方染上灰塵的手放在自己的左手掌心,接著覆蓋上右手,最後輕輕地握住。

  「什......」
  「姐姐說過,這樣子手就會很快暖起來了。」他垂下眼簾看著那隻有些冰涼的手:「你也記得吧?那年的冬天特別長,手常常就會凍傷。然後姐姐就會像這樣子,用溫暖的手幫大家暖手,大家還會因為這件事爭吵。」
  「......是啊。說的也是。很溫暖啊。」
  「嗯。」

  「不過,就算凱文都在鬧彆扭,姐姐也會握緊你的手不讓你亂跑呢。」
  「唉。所以說,那個人強硬的態度到底是怎麼回事?回想起來根本就在威脅小孩子嘛。」

  他們似乎都能隱約查覺,彼此之間的日常對話總是會有意無意地牽扯進幾件過往發生的事。先不論及對方,也許在離開影之國以前,談到那些事情,自己多少是悲傷而有所緬懷。姐姐離開以後,凱文離去以後,懵懂的自己產生更為深切的被遺棄感。並非只是自己被拋棄,而是隨著姐姐生命的結束,凱文就將自身拋棄了。

  但是經過那次的事件,當下已經成為遙遠而安穩地平放在眼前的記憶。對方說,反正他現在一定在那個地方嘲笑我吧。一手指著天空。他慢慢地鬆開那隻手,兩個人站著,距離相當接近,手背之間會不經意地觸碰,產生某種相當微弱的電流,舒緩而溫暖地攀爬上他的血管。

  他隱約慣於這樣的連結,但從未說出口,也不嘗試思考其中的理由。沿著牆內繞了幾圈,偶爾還會見到像是床板或是木桌的殘骸,除此之外,只剩下踩在碎石瓦片上的聲響,以及漫無邊際的談話,簡短的,帶了點回憶的氣息,然後中斷在沉默裡。當走回門口以後,他緩緩地開口:屋子都坍塌的差不多了。然後轉過頭去。

  他看著自己的身影就停在對方的雙眼裡。彷彿被寶藍色的沙膜所籠罩,接著感覺到有什麼阻塞在身體裡的某處,或是精確些,在他的血液裡毛躁地流動。也許是些沒有形體的意象。他想,因為呼吸仍舊順暢。就只是更單純地想著,凱文的眼睛,看起來好像有哪裡不同了。在腦海深處浮現的,盡是女神傾訴而被記錄的話語,人民祈禱的呢喃,可就連包括自己,都沒有能解釋那雙眼睛的言語。

  不過,對他而言這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再也不希望重要的人再繼續逃避自己,逃避他以及這個帶走露菲娜姐姐的世界。只要明白這樣的事,心就會變得堅強。現在他要保護的就是眼前的人。那些擔心的、悲傷的、橫於習慣的理由,也顯得微不足道。

  對方說,差不多該去吃中餐了,以後有空閒就來這裡看看吧。一如往常毫不在乎又奇怪,卻習以為常的腔調。他已經看不見對方的眼睛,只聽得見對方在說話,他聽不到自己的心好像在悄然細語著什麼,聽不到女神的指示,靈魂溫柔地顫動著過分平靜的視野,卻沒有水珠滑動的微響。

  已經發不出聲音了。即使如此,這次他真的要牽起那個人的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石階縫下 的頭像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