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ダイヤのA
※ CWT37的無料推廣。惡友組。

 

 

 

  運動鞋側邊掀出一小塊塑料,注意到的時候腳已經踩入水坑裡,像是海綿滲水擠壓的感觸從腳底竄上,步伐節奏還來不及打亂,御幸繼續在濕潤的柏油路中挑選較為乾燥的區塊行走,他看了一眼天空,飛機雲在大片深邃的藍色畫布上拉成棉絮般的絲線,慢慢地淡去在視野之中。

  風很強,走在逆風處的瀏海刮向耳後,身體依舊悶熱。雖然是千葉縣也距離海岸有段路途,御幸卻彷彿聞到海水的鹹味,也許是汗水的味道,他想,這裡的天氣還真複雜。

  找到對方的時候,傍晚的橘紅色像要吞噬整個城市那樣襲來他們的眼睛,包括御幸首先見到也沾染夕陽的腳趾,至於拖鞋是什麼顏色,之後怎麼樣都回想不起來。他們站在天橋的中間打聲零碎招呼,接著攤在欄杆注視大馬路上呼嘯而過的車輛,有股異樣的熱流使腦袋變得暈眩,他轉過頭看向對方,那雙銳利的眼睛不放過任何到來與離去的影子。

  他不禁將臉貼上彷彿正在燃燒的鐵鏽,盯著對方小聲笑道:「你的眼睛是藍色的啊。」  

 

  早晨的光線自窗簾縫隙疊上他的臉,注意到已經過了該清醒的時間,慢慢睜開眼睛時總有種眼珠子發燙的錯覺,御幸撐住床的兩側,扶起身子,耳邊傳來劈哩啪啦的油炸聲,揉了揉太陽穴,想要下床發現小腿不聽使喚。明明高中還每天晨練呢。比起驚訝,更多的是好笑。

  昨天走進倉持的租屋處,洗完澡後一下子失去意識,現在是他第一次好好地觀察這個空間是什麼模樣,倒沒什麼特別驚喜,白色油漆刷滿整片牆,電視櫃下塞滿附著灰塵的遊戲片,幾本雜誌與參考書堆放在桌上,有些散在木頭地板上,窗簾則是比對方眼睛再淺的淡灰綠,正隨風飄呀飄的,普通而自然到差點讓御幸就這麼接受,好像這就是倉持洋一的全部。

  正想瞄一眼床底,恰好有人抓著茶杯走了進來,他回看一言不發的對方時只全身不自在,裝傻說聲:「早安。」倉持省去問候,不饒人笑道:「直接睡死在別人床上,早上睡過頭起來後還偷翻別人房間,你倒是比以前更有膽量了啊?」

  「哈哈哈,沒有啦,我當然還記得,借住的半個月要打地鋪或睡沙發,沒錯吧。」

  倉持爽快略過他的自嘲,繼續說:「客廳有白飯和玉子燒跟味噌湯,等一下我要出門打工。」

  「哦,晚上回來?」

  「八點左右吧,冰箱有菜,你要記得做晚餐。」

  「好?我嗎?我在你家做菜?」他忽然失笑:「我是賢妻良母嗎。」

  「反正你也很擅長吧……」放下杯子時,整個空間充斥著清新的綠茶香氣,他看著對方轉開門把的前一刻,卻回過頭來看著他,想到自己變成大馬路上進入的那些車輛。倉持的眼神筆直地映在他的眼珠上,說道:「雖然你這樣講,但我就是知道你不會待那麼久才答應你的。」

  「……路上小心。」

 

  經過數天相處,他發現自己與倉持之間不像將近一年未見的朋友,高中的生活習慣被很好地延續到現在,他們在太陽升起前清醒,捉條毛巾晨跑,走出公寓先看見架在十字路口上的天橋,要離開或回來肯定都得從這邊繞,倉持說要等一陣子才會畫上斑馬線,警告他不要懶惰闖馬路,最近很多大嬸都被藏在柱子後的警察開罰單,持續一星期後,多少也蔓延出不可思議的心情。他們也做些讓筋骨柔軟的暖身,到轉角店面吃早餐,進行沒有重點的閒聊,有幾天倉持要打工,他就留在家裡或找地方看書,任何能消磨時間的書都看,晚餐大部分由他來準備,菜錢兩人共同平分。

  不只習慣,對方說話的方式與執起筷子的舉動一點都沒變。

  倉持有天特別晚到家,看向目不轉睛盯著電視的那張側臉,他不禁跟著沉思,直到被用力拍了肩,他的心跳漏掉一大拍,塞在喉嚨的話跟著掉出嘴邊:「這個節目我隊上的學長很喜歡呢……你不打棒球後,連賽事轉播也不看了嗎。」

  他撐著臉,輕鬆地說道,像本來就該在這時出現般自然,裡頭沒有絲毫責備的成分。

  背後舊冷氣機運轉的馬達,綜藝節目的人工音效,以及從地板傳來的施工振動都在鋪陳過於冗長的沉默。倉持夾起一口魚肉,吞了進去,終於出聲反問道:「你輸球後來找我,就是想說這句話嗎?」

  「竟然被你發現了……」

  「在你來以前,我已經和阿純學長他們在居酒屋見過面了。」

  「還真是不得了的前輩耶,明明都待在不同的學校啊。」

  「你不是要被安慰才來的吧!」

  「我也不是要安慰你才來的啦。」

  他覺得有些無力又想笑場,伸手就揉亂眼前的頭髮,對方愣了好一陣子,捉住領子假裝往他臉頰揮拳,御幸張開掌心想要擋住拳頭,沒想到自己的眼鏡一把被抓走,忽然一個重心不穩跌在地板上,後腦杓發出清脆的聲音。

 

  御幸在恍惚之中睜開雙眼,日光燈照得他眼睛發痛,眼皮與手臂間夾著一個人影,投來深刻的視線,不特別明亮的光線模糊了那張臉的表情,他開始聽見耳邊越趨細微的駕駛聲,重複著逐漸遠去的節拍,自己彷彿站在很高的地方吹著風。他小聲地笑了出來:這當然是你的決定,我不會覺得可惜,可是你的眼神卻一點都沒有變,為什麼?

  倉持少許難過的聲音罵道:真是白癡。

 

  過分鮮豔的夕陽西下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石階縫下 的頭像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