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 スーパーダンガンロンパ2
※ 感謝十翼辦了日向創生日祭!
※ 大家的文章與圖畫:http://www.plurk.com/p/jks20v

  日向挑了一個深夜,在其他人才剛睡著的時間點離開住宅區,島嶼冬季時候不會下雪,僅僅裹了一層大衣就出門。他們已經在賈巴沃克島待上好一陣子,但面對初次的低溫卻是意外習慣,日向明白,過去的「那些記憶」在精神與生理之間,都殘留下來痕跡。

  為什麼在寒冷的三更半夜行動,原因在於:「聖誕禮物不見了!」──嚴格來說,是包含禮物在內的聖誕襪,那些點綴每間白色病房,如同噪音般的鮮豔色彩,經過漫漫長夜後,在「那裡」消失了──又,這是索妮亞的說詞。他們堅持不懈地創造未來,另一群人持續往夢境深處沉眠,數個月過去,枯葉在醫院周圍落成整片地毯,發覺不妙的索妮亞提出了獨樹一格的建議。於是在數天前,他們手工完成聖誕節氣的裝飾,不只在大廳,也為醫院內部做盡完善的打掃,至少目光所及之處充滿了濃厚的氛圍,最後在每張病床的梁柱綁上不同聖誕襪。

  平安夜的早晨仍一如往常,隔天卻讓所有人吃了一驚。當左右田巡房的時候,注意到本該和其他病房一樣存在右下視角的形體,只出現在「那個人」病房裡的祝福,就像是打磨後的點陣圖,徹底抹消,一乾二淨。日向僅僅是睜大眼睛,撇了眼那灘將近要融在床鋪的膚色,彷彿這間病房確實將雜訊抽離,而恢復平靜那般,沒有任何人發出聲音。

  可他們的視線一致地懸在狛枝凪斗的眼皮上。

  這場事件接著不了了之,以開玩笑的方式(例如:終里認真覺得是被野生動物吃掉,左右田想吐槽卻不知從何道起)終止話題,加上元旦將至,與未來機關的聯絡事宜,原先島嶼的修復工作等,拌上抗拒的念頭作祟而加速淡忘。

  只有日向不是,他知道現在所有的可能性,都指著醫院前進。月光將建築物的邊緣打亮,剩下來巨大的剪影遲鈍地吞噬他,黑暗席捲腳下的影子,恐懼卻早已離他遠去。日向清楚,現在不是那一天繁星燦爛過頭的天空,殘忍的日子已經結束,一切堆積於柵欄的入口,那時候的景象、言語,以及任何人血跡的味道,閃爍。

  只會閃爍,只能閃爍,不再動搖越發堅毅的心智……

  帶著昏沉的腦袋,鞋尖離門縫僅剩一段距離。他的預感在產生禮物構思的那個午後就浮現,並且毫無徵兆,就像下著雷陣雨的夏季島嶼,日向自以為也能掌控欄杆外頭的世界,趁著風雨空檔抬起雙眼,卻連原野的地平線也摸索不到了。他從眾多安眠的人當中想起再也不會回來七海的臉孔。在歸於平靜之後,關於自殺者的記憶膨脹在他的思慮,一邊暗示,一邊包覆,耳畔低低是火焰蔓燒前的讚美歌,如果是七海的話,如果七海還在的話,又會給予他什麼樣的答案?(日向聽見脊椎尾端爬來冷漠「愚蠢」兩字,卻非女性的嗓音。)

  (狛枝。)

  清脆的喀啦聲響,門打開了,有股奇特的刺鼻味。


  在大腦處理影像前,嘴唇預先在空氣當中描繪了數個音節。室內在燃燒,他想,不時又降至冰點,那雙混濁的眼神正對著他看,似乎世界該是顛倒才是理所當然。然而並非如此,狛枝凪斗比誰都早一步清醒,坐在床沿,背光遮掩了頸部以下的線條,懷中隱約珍貴地捧著什麼。

  「呀,日向同學。」

  「……好久不見。」沉默好一陣子,日向的視線貼在除去眼睛外的任何地方。對方的生命恢復運作了,若是一時疏忽,好像隨時會碎成灰燼,再被夜晚的最後一陣風吹散,到時候就糟糕了──日向詭異地想:「好久不見。狛枝,你的身體狀況還好嗎?」而那副淺淺彎起的嘴角,既蒼白、乾裂,以及柔和。

  「好厲害,好厲害啊。日向同學。」狛枝一如往常的口吻,猶如才剛結束悠閒的午睡時光:「我這種人能清醒,是因為世界認為我有機會創造……咦,是哪一個啊?哈哈。」接著重複喊了他的名字:日向。日向創。日向。日向同學,日向同學,你的眼睛既是你,又不是你,怎麼說呢……比以前還要美麗哦。

  忽略狛枝刺探性的呢喃,也沒有道出:醒的人只有你。同時沉沉地想,現在睜開雙眼的人,就只有你跟我了。聽著精神不安定的狛枝,日向跨出腳步,直到踩中繡著祝福的聖誕襪,跫音才陷了下去,留著一個步伐的空間,他伸出雙手,將簾子與窗戶推開,忽然之間,湧入大量冷冽的風,知覺像被細針扎醒,月光灑在窗邊的身影上頭,狛枝忽然垂下頭,暗暗地說:「原來是紅色……」

  胡亂拆卸繃帶的左手,指甲上留有刻意褪色的紅以及流滿透明的液體,這時候才注意到狛枝的懷裡抱著一罐藥劑,蓋子被任意丟在枕邊,而狛枝緩慢地伸出左手指尖,貼在日向的臉頰上,冰涼且黏膩,伴隨著強烈的化學藥劑灌入鼻腔,使得他難以呼吸。

  「聖誕快樂。但是,現在已經不是這種時間了呢。」日向聽見,不禁抬起雙眼,忘了自己暗許不能對視的約定,然而狛枝卻是垂下了頭,連表情也看不見:「太好了,生日快樂,日向同學。感謝你的出生……」

  所有的事堵塞在不著邊際的現實世界,反覆交錯堆疊。在這個夜晚,除了氣味,什麼都無法再思考,而太陽明天仍舊會升起,日向僅為著最初的自信滿滿,諷刺地笑出聲來。

  失蹤的聖誕禮物找到了。(且羊群散去,最終牧羊人孤寂而死。)


-

寫完以後感覺有個東西梗在喉嚨,被我寫得很不開心也很難理解,算是任意妄為的短文,心情其實五味雜陳,但看到大家的日向又很開心,很少寫論破在於我難以理解狛枝而去轉換出能解釋的一切,或者是想像中的日向一舉一動是如何呈現,都是考驗......。無論如何,謝謝看到這裡的你,日向生日快樂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石階縫下 的頭像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