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 CWT35的無料推廣。降御。帶著「努力在鑽A寫出CP感」心情的一篇XD

  降谷睜開眼睛,早晨的太陽溫柔地覆上他的雙眼,忘記是從哪天開始,夏天的步伐已經落在東京的街道上,降谷面對熊熊燃燒的市區中央十分抗拒,卻只有在上場的時候,毫不猶豫地占據在令他狂熱的投手丘上。沒有任何人能喚他下場(即使降谷終究無法違抗總教練的命令)。在踩上投手丘的時候,降谷會認為整個世界都在實現他的願望,那些能量聚集成不同相異的曲線,最後到達御幸一也的手裡。

  找御幸練習投球的頻率越來越高,社員逐漸發現到:御幸一也是與眾不同的。不只是御幸本身資質的形容詞,而是對降谷曉來說,捕手二號的位置只會是御幸。甚至是午餐時間,坐在前方的倉持也曾開玩笑般調侃:「御幸學長真有魅力,這難道是帥哥的特權嗎?」邊捧著肚子,邊一個人笑得和傻瓜似的,御幸白瞪著眼,伸出筷子正將對方便當裡的炸雞塊搜刮一空,在對方發怒前,悻悻然笑著回嘴:「我知道我知道。」倉持則吐嘈:「你是在知道什麼啊。」

  事實上御幸面對這種情況也是頭一遭,在初中的棒球隊,他已經習慣處於「某種」類型的角色當中,而御幸當然不可能去迎合任何人,他的思考,永遠只會迎合對未來有益的事。剛開始,他對自己堅信的想法換來身上的傷口感到不滿,替自己擦拭藥膏,覺得無聊又沒有道理,現在不過認為「每個人的想法不同」也沒辦法嘛──的樂觀主義,只不過就和克里斯學長曾經說過:你的固執沒有改變。那麼說到底,也就是如此吧(御幸這時候也是真心認同克里斯學長的)。因此當降谷低著頭對他說:「你是特別的。」時後,就覺得自己好像不是御幸一也了。

  夏季夜晚的風參雜了些黏膩的氣味,攀爬在空氣中。御幸坐在休息區的長椅上,稍微抬頭,降谷脖子邊緣的汗珠映入眼簾,他沒有為了看見對方的表情而抬得更高,只是選擇將視線停在腳下的輪胎,上面佈滿沙塵。御幸帶點暗示地問:「因為只有我能接到你的球?」他在心中暗暗地想,不對吧,已經不只是我能做到這件事。一邊注意到綁在降谷腰上的輪胎繩,微妙地左右搖晃。對方在思考,倒是御幸也享受這份沉默。話題會進展到這種地步,也在他意料之內。

  聲音從頭頂高處傳回他耳邊:「最開始是這樣子,現在的話,不知道。」降谷的回應令御幸噗哧一聲笑了,打亂平穩的呼吸。

  「如果這是你的真心話,那我是要幫你找出解答囉?」
  「……往你投出去的球,都像是流星。」降谷眉頭深鎖,挑選了很久的詞彙,卻說出幾乎只有文學課本才出現的句子,同時看著御幸的髮旋(因為對方不正眼看他)「不清楚會讓我很困擾。」

  一時忘了該做回應。他忍不住無趣的想,被流星打到很痛,但你的球不更該以隕石形容?降谷是崇尚羅曼蒂克,或者浪漫主義的類型嗎?御幸心中的猜測,和倉持言語背後的色彩,逐漸融合在天空中,挖掘不到一絲厭惡的感情。他注視著對方的雙眼,烏黑的看不見一顆星星,卻同時璀璨發亮。御幸撐著臉頰,輕鬆地說:「所以你喜歡我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石階縫下 的頭像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