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 ダイヤのA
※ 御幸與倉持

  「為什麼你不戴隱形眼鏡啊?」倉持問,其實已經疑惑一段時間,並不是特別重要的事,卻遲遲沒有向對方詢問。同時,倉持也不想表現對御幸很有興趣的模樣。投射愛慕眼光的女學生,經常和御幸搭話,話題經常流暢不間斷,卻又感到哪裡不對勁。反而他們交談,或是社員交流時,這種感覺又煙消雲散。倉持想得也沒很多,僅僅是直覺作祟,更何況根本無所謂,只是什麼也沒想,那種想法就擅自流入腦海。你們關係很差,又好像很好的樣子。坐在倉持左側的女孩子問御幸。我也是,真讓人搞不懂耶。這句話是御幸說的,真是莫名其妙,倉持一臉嫌惡。喂,是我先問你問題的。倉持不悅地將指尖浸入御幸的前髮,髮根滑順,尾巴則有些乾燥,整體而言膨鬆還算舒適,御幸不服輸,也伸出雙手弄亂倉持的頭髮,一旁的女學生笑起來,倉持忽然站起身,像要使出什麼大絕招。嘿──他的雙手往上一拉,確定自己聽著御幸難得驚訝的呼聲,擺出一副勝利者的神情。你的把柄在我手上!倉持難得開心地拿著手裡的戰利品炫耀,以居高臨下的角度享受這份喜悅。御幸歎了口氣,看向倉持的雙眼快與眉毛擠在一塊。你的臉變得模模糊糊的。御幸說,就算站起來,我也不覺得你高啊。倉持被兇猛地將了一軍,覺得不太滿意,他將臉湊了過去。這樣就看得清楚了吧。還不夠,連你的眼睛在哪裡都找不到。騙人啦。雖然在吐嘈對方,臉依舊越靠越近,腰彎得很低,倉持覺得自己好像也快無法分辨對方的五官了,焦距渙散,視野前是一大片對方的髮色,也許埋進去很舒服,他想,對方細碎的呼吸拂過頸子,癢癢的。御幸似乎在思考一陣子後,抬起頭,撞上對方的眼神。倉持忽然覺得很尷尬,其實御幸也沒好到哪裡,直到剛才為止不知所謂的世界,現在同張臉上顯得過份清晰了,只是雙方都不願意退縮,大眼瞪小眼,像在盯著獵物,周圍除了自己之外,也包裹上對方的氣息。好不容易上課鐘聲不合時宜地響起,倉持覺得腰很痠,眼角微妙地發疼,他們到現在還沒眨過眼,看著輕鬆坐在座位上的御幸還有餘裕,更是感到莫名火大。他的左手肘撐在桌子上,右手指腹故意地貼在御幸臉上,注意到對方臉頰意外地冰涼,一邊嘲笑道:脫下眼鏡意外的童顏,哈哈哈,不是蠻可愛的嘛。吵死了。御幸堀起嘴。難怪班上的女孩子剛、開、始,都想認識你。倉持硬是想多說幾句話,在那幾個音節特別加重語氣,御幸忽然抓住倉持的耳根,使勁拉向自己,倉持還來不及查覺到疼痛,倒是對方的氣息一下子灌入耳朵裡,整張臉都熱了起來,倉持喊痛的同時御幸大笑,刻意笑得很開,聲音卻有些勉強,裝模作樣地說:「當然是因為這樣比較帥啊,白癡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石階縫下 的頭像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