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 ダイヤのA
※ 降谷與御幸


  降谷坐在長椅上,雨水將眼前的操場垂下一層薄幕,他們所處的空間彷彿被世界隔離開來。只不過降谷不感到特別愉快,倒不如說,夏季的悶熱堆積在腳底,慢慢朝地面蒸發,而流淌在屋簷的液體不停滴落,水珠在球鞋前炸開,褲管濕潤的觸感相當黏膩,除此之外,站在右側的澤村更是一臉熱血沸騰地揮動左手,隨時都像要打到他。

  降谷不習慣東京的高溫,腦袋維持在昏沉的狀態,即使如此還是全力投球,球速絲毫沒有減弱,體力卻是加倍消耗。原本今天想要多跑幾圈操場,當他舉起輪胎,被晚一步跟上的澤村大吼:「降谷你這傢伙又把我的輪胎拿走!」的同時,烏雲密布的天空終於下起雨來。

  好不舒服。不甘心。降谷無言瞪著空無一人的左方,耳邊還是澤村無意義的喊話,最近經常參雜不知道是哪本書的引用台詞。降谷反覆握著手指,假想球指端的模樣,投出去的路徑,最後是扎實地進入手套的聲音。降谷不明白每當回想這一連串過程,所引起肩膀顫抖的意義。

  「這麼說來,」澤村沒有停下左臂的動作,目光繼續直視雨幕:「降谷你很開心嗎?」
  「什麼?」
  「有越來越多人接到你的球。」
  看見降谷沉默,澤村想了一下補充:「補手也好,打者也好,很開心嗎?」
  「站在投手丘上,我不想讓任何人打到我的球。」

  哈哈哈,也是啦,我也不想啊。澤村似乎真的覺得有趣地笑出聲:「不過看到很厲害的打者,總是會興奮吧。」看著降谷陷入思考,澤村認為,對方應該正在想像實際的畫面。降谷點點頭:「但還是讓御幸學長接到球最好。」

  澤村愣住,認真感慨道:「你真的從頭到尾都很執著御幸耶。」

  反而降谷帶著疑問的眼神,看向轉過身的澤村。雨下得更大了。澤村相當不明白似地驚嘆起來。為什麼是你疑惑啊。現在能接到降谷球速的人,也不只御幸一個。澤村想,並不是對御幸有什麼意見(可能也是有),雖然身為學長,個性不好,甚具有讓人忍不住火大的因素大集合,但御幸確實很厲害。澤村乾脆地承認,要不是因為這個人,自己也不會進入青道就讀。

  澤村以為會收到這麼回答,卻沒想到降谷停頓良久,仍然像是跳針一樣:「因為......他能接到我的球。」

  降谷顯得有些焦慮,奇怪的是,澤村覺得降谷並沒有特別不對勁的地方,卻得出這樣的觀感。澤村想起這支球隊也維持一段時間,實際上卻也很短暫,粗線條的自己即使不願意,各式各樣微妙的情緒也會流入他的腦海裡。

  澤村看著忽然起身的降谷,一下子視線要抬得很高,還沒反應到底發生什麼狀況,降谷已經轉起雙臂,十分滑稽的舉動,一邊面向有人影逐漸接近的方向,只見濕淋淋的髮絲貼在額頭上,帶著訝異的表情跑向這端。降谷又恢復了平時的頻率,換來御幸一臉真沒辦法的好笑神情。

  「御幸魔咒?」澤村張開嘴,挑選適當的語言,最後傻呼呼地脫口而出。
  「哈?那是什麼鬼啊。」御幸吐嘈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石階縫下 的頭像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