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 黒子のバスケ
※ 板車組
※ tag:車輪、可樂餅、手錶


  學生成群結隊走往相同方向,四周太過擁擠,導致不必要的交談聲聽得相當清楚,加上道路中央正在實施交通工程,與車輛流動的高峰期恰好全部撞上,各式各樣的聲音擠在一塊,像揉成了高密度且難以透氣的精密球體。高尾聽見:「男朋友竟然連要載女孩子回家也不會」、「下星期要期末考了好緊張啊」、「就關在倉庫好好教訓教訓就好啦」等等,多個群體的喧鬧交雜在一塊,爆出連串笑聲。沒有改變臉上的表情,高尾直覺地瞄了身旁綠間一眼,沒有太多含意。他想,綠間對那些對話絕不會產生好感,反之,在花費力氣反感以前,態度也只會是冷淡的讓人生氣吧?雖然高尾本人也是如此,所以當看到綠間依然一如往常筆直地前進(即使人多而步伐無比緩慢)時,不禁脫口而出:「小真。」不過高尾則是因為,那些無聊的話題也是社交的重要性,於是跳開喜歡也不至於厭惡,這點與對方迥異:「你一定沒有朋友吧!」在綠間轉動眼珠方向的瞬間,高尾噗嗤一聲,哈哈哈地大笑,莫名笑得不由自主,好像他們也是那些團體的一份子。高尾用著打趣的目光看向不耐煩的綠間,以沉默等待,注意那別過頭凝視手錶的動作有些彆扭後,他才滿意地將目光移回眼前陌生人的背。在快要走到分岔路以前,高尾忽然發現,今天是因為板車輪子壞了,所以難得是並肩看著綠間的臉。平常猜輸的高尾拉著板車時,他們總是選擇繞較遠的道路,一方面是通行方便,一方面耳根子也會清靜許多,只有風聲,輾過碎石的車輪聲,以及呼吸流入空氣循環的過程。高尾不在意體力勞動,起初卻無法忍受缺乏互動的過份安寧,拋出去的話題,通常不是什麼也沒得到,否則就是冷漠的回應。在跳脫以往的那場比賽,要重新認識綠間真太郎時,仍然覺得對方難以相處,尤其是以一個男子高中生而言,現在也是。高尾截斷思考,停下腳步,用力拍下綠間的背,掌心沒有離開,左手食指朝向巷口的店鋪:「時間還早,來吃可樂餅吧,我請你!」然後,像是錯覺一般,高尾極少時後,最近逐漸增加頻率地,捕捉到綠間心情愉快的剎那,「那也不差」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石階縫下 的頭像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

石階縫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